致亓宗宝院长的第三封信

作者:admin 时间:2011-04-06 点击:148

尊敬的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亓宗宝院长:

  我叫何立新,上次写信向您反映原告何立新诉被告白沙埠镇政府诉被告临沂亚翔水泥厂一案。案号:(2001)临经初字第161号民事判决书,是一个错案。民二庭陈思贤庭长说这个案件是参照了民一庭马俊承办的何立新诉白沙埠镇政府和临沂亚翔水泥厂的另一个案件。案号:(2009)临民一终字第1160号民事判决书。我多次向陈思贤庭长反映(2009)临民一终字第1160号民事判决书对有足够证据支持的事实不予认定,故意回避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所举证的有力证据,明显违背事实。明知是一个错误案件非要参照不可,这样的错误行为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不出奇。(2009)临民一终字第1160号民事判决书称何立新没有证据证实白沙埠镇政府对临沂亚翔水泥厂投资不足或者转移资产逃避债务的情形。何立新诉白沙埠镇政府的这两个案件的证据是一样的,特别是被告白沙埠镇政府提交法庭的证据,经法庭质证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双方均无异议,其记载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当依法认定。(2009)临民一终字第1160号民事判决书附后请您审查。

  我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的五个案件已经拿到了四个错误判决书,我不希望拿到第五个错误判决书。原告何立新诉被告临沂市房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一案。案号:(2009)临民一初字第33号,对这个案件我非常担心成为下一个错误案件,所以我请求您对审理这个案件的有关领导和法官作出明确要求,必须保证判决公正,必须通过审委会认真审查通过后方能下达民事判决书。其担心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原债权人临沂市兰山区银雀山街道三合屯居委诉被告临沂市房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一案。于 2006年2月28日在兰山区法院立案,2006年3月20日开庭,2006年8月9日裁定暂时中止审理。理由是因涉及有关政策性的问题,须向上级法院请示。直到2009年2月9日原告三合屯居委会申请撤诉前也为恢复审理。三合屯居委会撤诉裁定下达后,三合屯居委会与我本人签定了债权转让协议。于是就有了原告何立新诉被告临沂市房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一案。此案2009年2月24日在兰山区法院立案,并下达于2009年3月16日15时在银雀山法庭开庭的传票。 2009年3月10日无故把案件调到民一庭由林令强法官承办,2009年3月16日又调给民二庭由刘国良法官承办,2009年3月26日又调回立案庭,我问什么原因,刘国良和杨纪秀庭长说是院领导的安排,我问立案庭张朝霞庭长,张庭长说案件超过了兰山区法院诉讼标底五百万元的权限,须上呈中级法院。我的诉讼请求不足三百万元,当初立案是经过张朝霞庭长、陈克忠副院长、凌平副院长审查签字同意立案的。上呈中级法院后中级法院迟迟不予立案,后经市人大上访总算是立了案,并且下达了开庭传票,开庭时间是2010年1月11日9时,然而到了开庭的前两天又电话通知开庭时间另行通知,我多次请求尽快开庭,拖至2010年11月1日才开庭审理,时至今日也没有等到判决结果。这个案件在兰山区法院拖了三年多,中级法院也已拖了两年多,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第二、2011年3月16日下达的(2001)临经初字第161号民事判决书。即:原告何立新诉被告白沙埠镇政府,被告临沂亚翔水泥厂一案。自2001年6月29日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由法官孙家栋承办,(现任民一庭庭长)并于2001年8月开庭审理完毕,直至2003年4月5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山东临沂亚翔水泥厂破产还债,也没有下达判决书。2003年12月10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破产裁定。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这两个裁定书时并没有给我任何形式的通知。我2004年3月意外得知这个情况后,书面申请尽快恢复审理尽快下达民事达判决书。然而孙家栋法官却说卷宗找不到了并说想办法给找,直到2008年5月份才给找到。按规定6个月的审理期限拖了长达10年,给我造成的巨大损失谁来承担。

  第三、原告何立新、惠广生诉被告王士良沙塘承包合同纠纷一案。合议庭成员徐占理法官也就是原告何立新诉被告临沂市房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一案的主审法官。因原告何立新、惠广生诉被告王士良沙塘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是一个明显的错案。其错误之处至少有以下四点:

(一)原审法院应予调查取证而未进行调查取证;

(二)原审被告提供的证据互相矛盾,且原审法院作为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

(三) 原审法院鉴定程序违法,并且错误的采信了不具备鉴定资格的证明;

(四)原审法院到现场进行了勘验,并未出具勘验报告或者勘验笔录;

  综上所述,请求尊敬的亓宗宝院长:

  一、请您按照院长发现对(2001)临经初字第161号民事判决提交审委会审查撤销并决定立案再审。

  二、请您作出明确要求,必须对原告何立新诉被告临沂市房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一案判决公正。

我拿到的四个错误判决书我有信心和能力全部改判,如果有一天这五个案件全部被改判的话,它必将成为一条爆炸性的新闻震惊全世界,希望您能高度重视。

                                 

信访人:何立新

                                 2011.4.6